© luwenwen|Powered by LOFTER

你和我说的话我听不明白也不能想到话里的意思,我不太能懂你在烦恼什么,我也不太记得我们以前那种虚虚实实的相处模式了,那种感觉很累我现在懒得做了。

我看到了坟,也看到了野百合和野蔷薇。
生与死,或许只是存在的不同形式。或许如入殓师所说死亡不过是打开了另一扇门。亦如我与地坛结尾处从山下活蹦乱跳而来的孩子,那不是我,那真的不是我吗?

"我认为他们应该这样多多思考,他们不应该娱乐人生,或者研究人生,由社会供养他们从事这昂贵的游戏,而是应该自始自终认真地经历人生"
我们不是自己人生旁观者,局外人,每一刻都是人生
。不能把经历的人生,当做为今后的某些阶段的准备。

“倔强 我用心中的傲骨嶙峋掩内在的贫乏和弱小 用举止起落之间的拗格来掩饰言语的笨拙”
“为了满城耀眼的杜鹃 我情愿伤眼。”

- 查看更多 -